新華網西安12月22日電 (記者馮國)在整理研究隋唐墓誌的過程中,西安碑林博物館研究人員意外地發現了一合唐代吐火羅人墓誌。根據墓主人羅何含的生平世系,專家發現其祖曾為“吐火羅國王之密屬”,祖父時已遷到河西走廊,其本人則在延安地區軍隊任職,從而為研究古代民族遷移和絲綢之路文化交流史等提供了重要資料。
  主持研究的西安碑林博物館研究館員段志凌說,中亞古國吐火羅與唐王朝的關係十分密切,遣使朝貢、入仕宿衛之事新舊《唐書》中屢有提及,但其後裔及內附部眾情況鮮見史載,目前考古發現方面也十分少見,《羅何含墓誌》應當是陝西目前僅存的唐代吐火羅人墓誌。
  根據刻於唐武宗會昌二年(842年)的墓誌銘,其祖先為“吐火羅國王之密屬也”、“皇火羅國大首領”,其祖父曾為“灑泉郡王”等,羅何含則以左廂兵馬使兼教練使之職出任“和斷兵馬使”,震懾與綏撫兩手並用,妥善解決黨項杷利、野利兩部事端,安定邊境之事。
  段志凌說,關於吐火羅人的研究國際學術界已爭論了許多年,漢文文獻是其研究的主要資料寶庫,但吐火羅國一直較神秘,吐火羅人的族屬和語言是吐火羅研究繞不開的話題。羅何含墓誌的發現,為人們瞭解“安史之亂”後西北地區的社會、軍事等情況提供了新資料,也為入唐吐火羅人的研究增添了重要個案。
  絲綢之路是古代亞歐大陸的民族和文化交融之路。根據墓誌記載,墓主人家族中唐時就開始入住中原,羅何含時就一直落籍到陝北延安,包括其兄弟姐妹、子孫等,從其名字上講,已被中原文化同化。尤其墓誌上評價,羅何含的為官之道、做人風格等,已明顯受到儒家文化的影響。
  據瞭解,《羅何含墓誌》2010年出土於延安市城南虎頭峁,砂石質,其志蓋呈覆鬥形,正中為棋盤格,每格一字,篆書陰刻“大唐故羅府君墓誌銘”,飾牡丹紋。其略呈正方形的志石,高65.5釐米,寬65釐米,厚17釐米。志文楷書,陰刻於豎線格內,共26行,延州防禦衙推王儔撰文。現收藏於延安市文物研究所。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GAME

al04alph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