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香港11月8日電 (記者 孫自法)“‘占領’運動我不認為能替香港帶來多大的好處,但損害卻是有目共睹的。”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雷鼎鳴教授表示,大家都深感香港正在生病,內傷外傷紛紛出現。最嚴重的內傷,顯然是法治精神受到破壞、法律不被尊重、法庭的禁令也可被視而不見。
  雷鼎鳴指出,法治精神受侵蝕外,“占領”運動帶來其他內傷包括社會撕裂已甚為明顯,例如香港社會中不少家庭內部或朋友之間,都因意見不合而吵得面紅耳赤,甚至幾十年的友好關係蕩然無存。
  “我們不要忘記,縱然民主制度已是較好的制度,在一個嚴重對立撕裂的社會它也不可能有效運作”。撕裂會動搖民主的基石,占領運動者事事把侵害別人利益的行為當作正義,並用強烈而不恰當的語言表達之,“社會中人怎能不憤怒,從而撕裂更嚴重?!”
  內傷之外,“占領“運動所帶來的外傷也很嚴重,集中體現為對香港經濟特別是長遠發展的影響。9月3日至30日之間,恆生指數市值主要因香港內部因素而一共蒸發了2.4萬億港元,這是關於占領運動對上市公司的未來負面影響一個極重要的參考值。
  因部分上市公司不是香港公司,而且未來總會存在不確定因素,所以不適宜對上市公司的總損失下一個狹窄的估值,而應作一個損失的下限。“我以前曾經發表過的3500億港元損失便是這樣的一個下限”。雷鼎鳴用人口普查與其他數據得出的對香港生產函數估算,上市公司預期未來利潤下降所帶來的損失折現值總和為3500億港元,可算出香港未來30年預期實體經濟損失折現值的總和大約會超過1.1萬億港元。
  非法“占領”運動會否導致香港經濟因而轉勢,從此一蹶不振?雷鼎鳴提醒說,眾所周知,香港經濟早已極為依靠內地,而內地經濟卻已並不怎麼依賴香港。香港能給內地經濟帶來的貢獻也日漸減弱,有其他地方可取代,這些對香港長遠發展十分不妙。
  這位香港學者特別強調,有人認為金鐘“占領”區秩序井然,“占領”者也頗守規矩,並逐漸衍生出自己的文化與創意。“我在現場高空向下觀察,‘占領’區的確不算髒亂,但若說他們懂得守規矩,卻是頗為諷刺,他們正是在犯法,在犯罪現場彬彬有禮地犯法,根本不會改變其行為的本質;至於文化與創意,這本來也是很可貴的,但用之不得其所,又有何價值?”
  香港中文大學的一份民意調查發現,最多的港人把法治看成是最重要的核心價值,而民主只是排行第九。雷鼎鳴認為,這很可能是市民對於以民主為口號而公然藐視法律的人產生反感而發出的訊號。(完)  (原標題:香港學者:“占領”運動令香港“內傷外傷”紛紛出現)
創作者介紹

GAME

al04alph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