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一棟大樓前忽然停下:這棟給我拆掉
  被查前突然低調:叫我文林
  2014年2月18日,中紀委通報,海南省副省長冀文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組織調查。
  2014年7月2日,冀文林被“雙開”。沒有大多數中年人特有的啤酒肚,一口濃重的內蒙古口音。這是冀文林給海南省官員留下的第一印象。
  “歡迎會上,冀文林顯得比較低調,話不多”,一位與會者記得冀文林酒量一般,但煙不離手。他說,會後大家普遍認為冀文林到海口也就是鍛煉一下不會有太大的動作。
  強勢冀文林
  有領導替企業打招呼,冀文林非但不給面子,還說“有企業動不動就說要把總部搬走,搬啊,我看能不能搬到天上去。”
  2011年,冀文林當選海口市長後發生的兩件事,讓人立馬體會到頗有特色的“冀式風格”。
  第一件事源自海口電視臺的一位記者對冀文林的一次採訪。當時這位記者因聽不懂冀文林的內蒙古口音,將其所述,與海口人民共同“見證”海口發展,在字幕上誤寫成“建設”,隨後在電視臺播出。有誤的畫面不足一秒,但也被冀文林發現。
  據冀文林身邊的人說,對此冀文林很生氣,親自打電話,從宣傳部到電視臺,最後電視臺交上了對這名記者的處理報告,才算完事。
  第二件事則是,冀文林開會睡覺。這次事件發生在海口市召開的一次市委市政府工作大會上,市長冀文林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後來,有些人私下問冀身邊的人是怎麼回事,被告知少議論,市長那天喝酒喝多了。
  兩件事過後,一些幹部開始私下議論冀文林,說其不近人情,做事隨性。
  對於議論,冀文林並沒過多在意,他把精力對準了拆違和拆遷。
  冀文林主政海口時,恰逢國際旅游島概念熱炒,西海岸違建成風,參與者既有部分政府部門,也有一些強勢企業。冀文林決定著手整治。當時有官員建議他不要太強硬,要綜合考慮違建的歷史成因,被他警告“要好好查查違建背後到底有什麼利益鏈”。
  後來有領導替企業打招呼,冀文林非但不給面子,還在拆違部署大會上強調“政府不能讓企業綁架,有企業動不動就說要把總部搬走,搬啊,我看能不能搬到天上去。”隨後,拆遷加速進行,冀文林的強勢作風由此奠定。
  “冀文林的風格是說一不二”,一知情人士說,“2012年中,冀文林在海口某區視察,走到一棟大樓前忽然停下,沉默一段時間後扭身對陪同的區領導說‘這棟給我拆掉’,而後離開”。
  看重圈子
  冀文林與石油系統的多重交集,被石油幫蔣潔敏、李華林等接納入圈子中。
  在海口,冀文林有兩個顯著的標簽,第一是強勢,第二則是講圈子。
  冀文林很看重圈子,也喜歡把與自己交往的人分進不同的圈子,區別對待。冀文林身邊的人說,就連常年與其接觸的記者,他也會根據是否是央媒,是否是黨員區分對待。達到前兩者標準的可以進冀文林的辦公室,不達標的一律在辦公室旁邊的小房間接待。
  冀文林的這種習慣,在其老家內蒙古涼城也有流傳。冀家熟識的一位人士說,“冀文林不認親,他在北京當官時,一些親戚乃至姐夫去找他辦事,無一答應。”
  與之截然相反的是,冀文林本人對其從政生涯里秘書圈中朋友的熱情。
  比如,在冀文林主導海南昌江核電項目中,與其老上級郭永祥私交甚好的四川明星電纜股份有限公司成為該項目的中標企業。
  對於同樣來自秘書圈的昆侖能源董事長李華林,冀文林也是多次主動幫助。
  2012年,冀文林將李華林轄下的昆侖能源引進海口公交車市場,並一次性為昆侖能源規劃加油氣站55個。昆侖能源出資2.5個億為海口投資環保公交,與海口公交聯營。
  這是一步雙贏的好棋。分析人士稱,對昆侖能源來講,此前昆侖在整個海南的加油(氣)站才兩個,冀文林的出手,讓李華林的業績斐然,並打開了海南市場。對冀文林來說,這一項目成為其政府工作報告中的重點成績,他反覆強調這一項目對“低碳海口,綠色海口”進行了有力保障。
  石油系統一位資深人士說,冀文林的秘書身份以及與石油系統的多重交集,為他後來的發展形成了一個圈層。冀文林雖沒有在石油系統任職,但被石油幫蔣潔敏、李華林等接納入圈子中。
  “石油幫”慣常使用的手法是通過石油項目輸送幫助樹立政績,蔣潔敏、李華林等先後在四川和海南投資重大石油項目,為冀文林的地方工作增色不少。
  冀文林身邊的工作人員說,冀文林來海口的頭兩年不但政績斐然,自身狀態也逐步調整得很好。
  被查前變化很大
  一廳級幹部向其彙報工作“冀省長向您彙報個情況”,冀文林聽後忙握住對方的手錶示“叫我文林”。
  “剛來海口時,副省級領導和他打招呼都不理”,另一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說,後來,比他級別低的官員當眾不買他賬,冀文林都不生氣。
  2013年冀文林當選海南省副省長,其間依舊低調。與其往來密切的人士稱,此時冀文林基本屬於閉門謝客狀態,偶爾會和秘書還有司機去看個電影。
  另據媒體報道,冀文林當選副省長後曾有一廳級幹部向其彙報工作說,“冀省長向您彙報個情況”,冀文林聽後忙握住對方的手錶示“叫我文林”。
  2013年12月23日,冀文林以副省長的身份會晤了一位外賓。此前,四川省原副省長郭永祥、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原副總經理李華林、國務院原國資委主任、黨委副書記蔣潔敏等冀文林的“圈內老友”均陸續因涉嫌違紀被查。
  馬年大年初一,冀文林返回內蒙古涼城老家,一天后離開。在其親屬印象中,冀文林沒有任何異常。2014年2月14日,海南省紀委召開有關廉政建設的會議,冀文林出席並與參會人員討論反腐問題,4天后,中紀委發佈消息稱,海南省副省長冀文林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據《新京報》
  ■相關新聞
  萬慶良
  在省政府門口被帶走
  6月27日,中紀委給了南粵大地一個打“老虎”的“秒殺”動作。當地媒體頭版頭條還在大篇幅地報道主要領導的政務活動,下午3點,廣州大學城某高校接到電話稱原計劃市委領導的調研活動取消;同一時間,被通知前往省政府開會的萬慶良在省政府門口被中紀委的人帶走。當然還有傳言稱其是正在省政府會議中,在廣東眾多官員的眾目睽睽之下被帶走。幾十分鐘後,15時55分,中紀委網站發佈消息——“廣東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萬慶良是十八大後廣東第一個落馬的部級“老虎”。2013年中央巡視組進駐之後,廣東反腐“打老虎”進入新的階段。以揭陽腐敗窩案、廣州天河城中村三舊改造腐敗案為代表的多起疑難大案被查處。不久前,廣東清理調整了866名裸官的工作崗位,其中9名為廳級以上官員。
  前一天還在“自我批評‘怕不辣’”,隔天就被拿下,在很多人看來,萬慶良的落馬頗為意外。
  據《華夏時報》
  巡視組一去
  突然變低調
  萬慶良行事高調,常放狠話,然而這些狠話沒有成為他執政清廉的坐標,更像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表演。萬慶良也因此收穫了“廣州官場最佳男主角”的綽號。一些官員私下表示,新官上任頭把火的“鐵腕拆違”,“博宣傳的意味太濃”。
  2013年下半年,中央第八巡視組進駐廣東。隨後增城市委書記曹鑒燎被正式調查。幾乎與此同時,萬慶良突然變得異常低調,他甚至不允許本地媒體上刊發他的大幅照片。
  “以往的市委全會,市委都會邀請省市兩級媒體的記者來採訪,每個報社可以派一個文字記者,一個攝影記者;那年的市委全會卻只要求每個報社派一名文字記者,有關攝影照片統一由專人拍攝提供。但是他們提供的並沒有萬書記的開會照片,而是整個會場的大景,這個我們(報社)很難用。”廣東一媒體記者如是說。
  據《法制晚報》
  (原標題:強勢冀文林的海南往事 走到一棟大樓前忽然停下:這棟給我拆掉被查前突然低調:叫我文林)
創作者介紹

GAME

al04alph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